田园轻音乐网-用音乐来诠释生活 | 轻音乐,音乐小站,轻音乐免费下载,分享音乐心情 - 优发娱乐_优发娱乐登录_优发

那年的雪,教会我成长:《Under the Sea》

那年的雪,教会我成长:《Under the Sea》
Under the Sea
深海之下
专辑:Into the Dream
歌手:Jannik

文:咖啡香

今天是期中考试,天上飘着雪,这是子木喜欢的天气。

天空有些阴霾,雪缓缓的飘着,积在子木背后背的书包上,都说初中文化刚开始不适应,可是子木刚来初一的第一次月考就以1.5分的微弱劣势饮恨的坐在年级第二把交椅上。想着早上班主任谆谆教导地说今天要和初二的学生一起考试,还叫我们考试时候答自己的,别问初二的。子木不屑的笑笑。
走到考场的教室,门外已等候了许多人,监考的老师以2米的距离站在子木的前面,看来自己来的很是时候。看着前面俩人和同桌,竟然只有自己一个男生。旁边的学姐,红色的外衣,咖啡色的裤子,漫无目的地四处望着,当她看向子木时,“砰、砰”两声,子木仿佛自己听见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貌似任何语言文字在这个时刻都显得苍白无力。顿了好久,在子木心中憋出一句“可爱中透着灵动。”同时嘴上打了个招呼:“你好!”
“你好!”
然后…然后就没有下文了,一个12岁的小男生,绝对第一次经历这种感觉,唯一能做的,keep silent。
在试卷发下的时候,子木偷偷的斜视了一眼,娟秀的字体:赵芳。
在第一科结束,课间的时候,子木鼓起了勇气对着赵芳问道:“哎,你们下科考什么啊?”
“生物啊,你们呢?”
“历史。”
“噢,你们现在应该学到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了吧。”
“是呀,是呀。”
并没有过多的交谈,但子木确实不能平静。然而还是如往常一般,在考试结束后,骑着单车,赶回家。这一天的雪,却似乎有了生命,在他的肩上,脸颊上,融化,消失,进而钻进心里,汇聚并勾勒出一幅肖像,模糊却不散。


320K 高品质优发下载地址:
右键-目标另存为下载

些许天后,成绩下发,第一的愿望貌似还得再下次了,这次已经掉到了第五名的位置。找到一位初二的学长打听了一下,赵芳更加悲剧,已经退出了第一考场,也就是前三十名。
回到家中,对于此次还算是比较稳定的成绩,父母并没有多说什么,只不过在晚饭时,母亲说道:“你这次考试是不是和一个叫赵芳的小姑娘同坐?”
子木心中咯噔一下,难道被母亲发现,可母亲又是如何知道的?“今天去买菜遇到赵芳的妈妈,我俩是高中同学,她说她姑娘回家跟她说了和你坐一块儿考的试,还说你特别有意思。”子木心中不禁开始揣测,她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她家有两个女儿,老大是她,和你同岁,老二比你弟大一岁,我还和她妈开玩笑说咱俩以后当个亲家也挺不错,她说行啊,你要哪个,随便你挑。”
生活还要继续,年级与年纪的差距,注定了交集的缺失,一个二楼,一个三楼,却连擦肩而过的机会都没有。每天清晨在去学校的路上,或许又是冥冥注定,每周二、周四的早晨,六点十分从家中走出,必然会在十字路口见到她,黄色的单车,左右的摇摆,如燕尾蝶般的摇曳,忐忑,羞涩,将两者始终保持在一定的距离。
拉近,却难以追及。
这一段距离,保持了两年……

两年后,连距离也没有了。赵芳考上了省重点,子木,也在初三的教室里,为了省重点而拼搏着。其实换句话说,初三只不过是过场,省重点的位置,凭子木的成绩,早已预定了。
想象中的高中,貌似就这样不期而至的到来,带着憧憬,来到这所仿若大学般规模的高中。
憧憬的不仅是学校,还有一个人...
安顿妥当后,子木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不仅熟悉了学校,更是将赵芳的情况打听到了大概,高二(16)班,文科。
在那个如同四年前一般的雪天,天不冷,没有风,雪很轻柔的飘落。依旧是一层楼之隔,鼓足了十二分的勇气,子木敲响了赵芳班级的门,”请问赵芳在吗?”
开门的是一个男生,用很诧异的眼神看向子木,但还是回过头去找赵芳。
“哎,是你呀,你还记得我啊!呵呵,最近怎么样?”
“我还不错,你...还好吧?”
“我也还不错啊,哦,又快上课了,这节课是班主任的课,我先回去了,再见啊!”说罢,赵芳走回了班级。
归去后的子木,欣喜与焦急并存,终于见到了,可是怎么向她表白呢,我不想再等一个三年了。几天以后,他此生的第一封情书,终于在某天的第一节课后,送了出去,出乎意料的速度,第二节一下课,子木的一个同学便冲进班级跑向他。
深呼吸了几口气,子木忐忑地打开,尽管已经预料到,但还是听见了心碎的声音。
“首先我想说声对不起,因为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他不是很优秀,但我很喜欢他,我们会努力考上同一所大学,他对我也很好。然后我想说声谢谢,但我只把你当成普通朋友,希望你不要多想,好好学习才是最重要的,希望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我男友看到也不好。对不起!”
很严密的回信,严密到子木找不到丝毫的问题,文科生的语言逻辑果真不是他们这些只知道物理化学的人能够比拟的。整个上午,他都在座位上没有动,他不知道他该怎么办。
仿佛连自己,都丢了。
{雪来的时候}

子木收起了心情,小心的封装,深深地掩藏在心里。高三了,赵芳走了,北京外国语学院,既然始终跟随着你的脚步,那这一次,我依旧不会落后!
子木在心中定下了目标,一年后,子木高考完毕业,只不过,在志愿处,他忐忑了,赵芳,如果我去了北京,你是否能给我一个机会,以你的优秀,也许早有了很不错的男友。最终在填写志愿栏时,他挥笔写下了心中梦寐多年的学府—哈尔滨工业大学。
升学宴上,很多同学都来了,在外头痛痛快快的玩了整个中午,然后把哥们带回家继续happy。到家中不久,便收到一条简讯:我在你家的门外,你能出来一下吗?
谁呢?出去看看吧!子木穿上鞋子走到了门外,瞬间,仿若时间静止,关闭了呼吸,关闭了神经,只有眼球,集中了全部的精力,然而,眼球也不会动了,因为前面的人!
赵芳,赵芳回来了,即将大二的人,气质和外表,都与高中刚毕业的他截然不同,更加吸引人,也更漂亮。
“赵...赵芳,你怎么回来了?”
“呵呵,难道我不能回来吗?我家也在这呀!”
“是哦,那进屋去坐坐吧。”
“嗯...不去。就在外面,陪我聊聊吧!”
在门外的石座上,两个人,在子木初一那次的期中考试之后,仅有的如此地近距离。”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办升学宴?”
“你傻啊,你忘了我妈和你妈是老同学了,哈哈!”
“是哦。”子木挠了挠头。赵芳忽的侧首看向他,吐气如兰,”你现在有女友吗?”
“没有。”“那你还喜欢我吗?”
……
沉默,沉默,子木说不出话,是啊,怎么说呢?7年了,初中4年,高中3年,从一个12岁的小男孩成长到现在一个18岁的青年,7年了!子木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他望着赵芳,”你说呢?”
两个人都沉默了许久,”那你愿意让我当你的女朋友吗?”
子木猛的站起,拉起赵芳的手臂,将她狠狠的拥入怀中!鼻子从她的发髻边,到耳畔,再到脖颈处,深深地呼吸着她身上的香气。赵芳,我好想你!两个人深深地抱着没有动,好似如此便可天长地久般。过了很久,直到两个人的手臂都麻木了,才松开。
“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喜欢我,只不过那时候还小啊,再说,你是我学弟呀,我也害怕风言风语嘛。然后,我挺爱玩的,有帅哥追我我也想刺激一下啊,哈哈!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或许我说我从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喜欢你你不一定信,但是,现在我也快20了,姐姐我也快能领结婚证了,我想把自己好好嫁了,嫁给一个我喜欢并且喜欢我的人。所以,我回来了,子木。”
“好吧。但是,以后不许在我面前以姐姐自称。” 子木假装很生气的样子。
“哎呦喂,生气了呢小弟弟,被你打败了。”说完赵芳还重重地揉了揉子木的头发,然后子木的头发便成了鸟窝一般。
子木搂着赵芳的肩膀,下午的阳光和煦的照在两个人的身上,”可是,我离结婚的法定年龄还有好久呢,你会等我吗?”
“你都等我那么多年了,我也得弥补你一下啊,是不是?哈哈!”
那年的雪,教会我成长;

猜你喜欢听

那年的雪,教会我成长:《Under the Sea》: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



优发

优发